流旅

one和two

蛇院哈警告!

剧情费,可以说毫无剧情,不喜勿入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行致歉

故事情节虚构,请勿上升

和平世界,没有伏地魔,没有救世主,只有两个斯莱特林_的小王子!!

短片片段,非常非常短


-----------

one


“其他地方没有位置了,我可以坐这里吗?”黑发绿眸的小男孩带着灿烂的笑脸彬彬有礼的询问。


这是德拉科马尔福第一次见到哈利波特。


德拉科上下打量了一番哈利,矜持的微微抬头,像个小大人一般:“可以。”


哈利走进车厢面对着德拉科坐下,对着德拉科扬起一个大大的笑脸:“既然我们是同一个车厢的,不如我们交个朋友吧!”


说完就朝着德拉科伸出了自己的手。


德拉科微微一愣,没有直接伸出手:“你叫什么名字?”


“哈利波特,叫我哈利吧!”


哈利波特?波特?德拉科迅速在自己的记忆中翻找。


啊!詹姆•波特!


想到这里,德拉科一脸骄傲的伸出手:“我叫德拉科马尔福,叫我马尔福。”我可是个马尔福。


哈利抓着德拉科的手晃了晃,脸上的笑容越来越灿烂:“那我们就是朋友了!”


哼!朋友?勉强吧!德拉科想着。朋友=跟班


哈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坐到了德拉科的身边,伸手一把抱住了他:“德拉科和哈利是好朋友了!”


“我让你叫我马尔福!谁准许你喊我德拉科!”德拉科被抱住的时候脸噌的一下红了,恼羞成怒的吼道。


“好!德拉科!”抱得更紧了。


德拉科挣不出哈利的怀抱,颇有些生无可恋的望向窗外。


完了。德拉科想。这家伙铁定是个格兰芬多。


-----------


two


“emmmm。。。我想想啊,你拥有过人的胆识和气魄,这说明你适合格兰芬多。但你也高傲,野心勃勃,这说明你适合斯莱特林。”


听着分院帽自言自语的哈利看向了已经坐在斯莱特林长桌的德拉科。


德拉科看着已经坐在上面有些时候的哈利翻了个白眼,这家伙当然是格兰芬多,难道还有什么疑惑吗?分院帽到底在纠结什么?


哈利看着德拉科翻白眼,嘴角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轻声喃语:“斯莱特林。”


“噢!你想进斯莱特林吗?尊重你的选择,小东西。”


“斯莱特林!”分院帽大声的说。


哈利走向斯莱特林长桌看着德拉科惊讶的睁大眼睛,坐到了他的旁边:“嘿!德拉科!以后我们就都是斯莱特林啦!”


德拉科还没缓过神来,看着身边这个笑容灿烂,看起来甚至有些呆头呆脑的家伙,嘴角抽搐。这家伙居然也是斯莱特林。


哈利看着德拉科抽搐的嘴角心情又好上了几分。


日后的生活,我很期待。


----


好了,第一个短片和第二个就完了,是的,短的不可思议。我就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里面的哈利没有家破人亡,在父母健在安全的情况下快乐长大,至于性格,后面就会慢慢揭晓了,反正肯定会有所不同就是了,德拉科的话我只能说我是凭感觉写的。这些短片就是有一些生活日常啊什么的,反正几乎都是不相连的,但全是一个背景,前见面说了的。

相触(番外2)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关于人称的问题请看 http://相触2


全部虚构,请勿上升。


注意:“我”是催眠师,“搭档”是分析师



密闭的空间里散发着恶臭味,催眠师皱着眉头抬手扇了扇。


催眠师伸手拿起在墙角的·不起眼的一张抹布,催眠师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翻开手中的抹布仔细查看,果然在上面看见一个“催”字。


催眠师盯着抹布若有所思:“催?那是什么意思?”


催眠师:“催?这不会在说我吧?”


催眠师在查看了一下抹布,发现除了催什么都没有,就放下抹布,思索了起来。


催眠师:“密码是数字,跟我有关的有什么数字?生日?”


说着走向了密码锁输入了自己的生日。


“嘀——”密码锁上出现一个红叉。


催眠师:“错了?”催眠师转身又在房间里翻翻找找,又在柜子上面发现了一个不起眼的箱子,拿过一旁的椅子,踩着拿下箱子,却发现箱子也有锁。


这是要钥匙的。


催眠师好像想起了什么,在身上摸索了一阵子,拿出一个精致的小锁,把精致的小锁插进了破旧不堪的锁头里,两者看起来极为不契合。


“咔哒——”锁开了,催眠师惊讶的挑了挑眉。


拿开了锁打开箱子,里面只躺了一支红玫瑰,其余什么也没有。


催眠师拿出那支玫瑰,仔细观察。


这支玫瑰极为鲜艳,花瓣上还有些许露珠,显然是刚放进去不久。


盛放的红玫瑰极为好看,可是还是没什么线索。


催眠师感到费解,想了一小会儿,猛地抬起头,快步走到了密码锁面前输入了几个数字。


“嘀——”锁开了。


催眠师轻笑了一声,推开门,刚踏出一只脚,又收了回来,折身回来拿起被放在椅子上的红玫瑰。


走在漆黑的通道里,身边还有隐约的滴水声,一切都糟糕极了,可这些都丝毫不影响催眠师的好心情,催眠师轻勾着嘴角,一步一步的向前走去,目不转睛的盯着前面,仿佛前面有着他最珍视的东西,即使前面漆黑一片。


走了一会儿,漆黑的通道隐约的漏出一点光亮,催眠师嘴角的微笑越来越大,脚步加快。


来到一个门前,催眠师含笑推开门。


“ Surprise!”分析师站在离催眠师不远处,轻轻的抬起了手。


“就知道是你。”催眠师快步走向分析师,给予了他一个拥抱。


“什么嘛,一点都没有惊喜。”分析师略带孩子气地说。


“有,很惊喜,能让平时冷淡的你准备这样一个惊喜,让我受宠若惊。”催眠师退后温柔的看向分析师。


分析师:“说说看,你是怎么猜到的?”


催眠师:“这很简单,你压根就没想瞒着我。你让我玩密室探险,再进来的时候给了我一把钥匙,在最后一关的时候的‘催’字,红玫瑰,暗示着我们坦白在一起的那一天。”


分析师:“恩,很聪明。”


分析师一点一点向着催眠师靠近。


催眠师待在原地等待着分析师的靠近。


分析师在距离催眠师还有半步的时候停下:“我在这里。”


催眠师:“我知道,谢谢你准备的这一切。”


分析师不满的看着催眠师:“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不知这句话。”


催眠师:“我的意思是。”


催眠师望着分析师,眼里除了他什么也没有了,轻声说:“我也在这里。”


催眠师:“对了,我也有东西给你。”


催眠师拿出他小心存放了一路的玫瑰花,递给分析师:“借花献佛。”


分析师接过玫瑰花,轻笑出声:“这个承诺有多久。”


催眠师:“一生有效。”



唔,这个看起来是不是不想日常篇?

相触 (番外)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关于人称的问题请看 http://相触2


注意:“我”是催眠师,“搭档”是分析师


注意2:这篇大概全程催眠师视角


他听了后,先是嘴角扬起一丝笑意,然后裂开嘴,并伸出一只手:“搭档?”


我点点头,也伸出手:“是的,搭档。”(出自催眠师手记1第零张)


这是我们合作的开始。


当时的我还没有意识到这个带着些许孩子气的男人会在以后的日子里占据我生命中那么重要的位子。


我们合作了有几年了,我深知我的搭档是一个智商很高,情商却很低的人,不不,我指的不是在看别人感情问题的时候,我指的是,她在面对自己的感情问题,他或许早就察觉了,可他只会选择逃避,说实话,这可真够让人泄气的。


我知道,他喜欢掌控事情,很少有超乎他意料之外的东西,所以遇到感情,他选择了逃避。


他很任性,孩子气的可以,爱财,讨厌麻烦的事。。。


我知道他很多很多事情,我了解他,也愿意包容他,包容他的孩子气,包容他的逃避。


---------


她:“好了,看你很好我就放心了,关键是你有了一个可靠的中和者、”说着她看了看我。


搭档:“是啊是啊,我一个人在社会上闯荡你怎么能放心呢?”

--

挥手前他按下车窗眯着眼睛看了看我,说道:“他的确很会看人。”


“呃。。。。”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


----------(出自催眠师手记2,番外篇“她”)


我坐在催眠用的大沙发上,摩搓着下巴,微微眯起了眼睛。


唔,我这也算是见过家长了吧。这样看来,他姐姐对我的印象很好啊。我轻轻向后躺去,勾起了嘴角。


搭档从书房里出来:“干什么呢,傻笑啥。”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


搭档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


---------

我:“需要放一下假吗,我一直觉得你应该出去放松放松,你不应该整天窝在家里,这对你得抑郁症没有好处,事实上我觉你的症状更严重了。”


搭档:“那全程费用你出。”


---------—(相触)


没关系,让我慢慢来。


-----------

搭档没有接过话茬,而是眯起了眼睛以一种审视的态度仔细的看着我。


我:“你这。。。。。。什么眼神?”


搭档撇了撇嘴:“啊,身材还算不错。”


----------相触2


就算你想要逃避,我也可以让你无可逃避。


------------

我走出门好笑的看着搭档往返方向走:“走错了,海滩在这边,出去就是。”


搭档转过身快步越过我,目不转睛的大步走向前。


-----------相触2


真的很可爱,不是吗?


--------------

该说不愧是催眠高手吗?明明我没有感觉他的视线,他却知道我几乎没怎么看他。所以,是被关注着的吗?


一时间不易察觉的甜蜜和翻腾而起的痛楚席卷了心头,分析师抬手攥紧了心脏。

------------相触3


我时刻关注着你的一举一动。


-----------


白色的浴袍随意的穿在催眠师的身上,露出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


较为严谨的催眠师已经在浴室中吹干了头发,也因傍晚降临没有刻意去摆弄蓬松甚至有些杂乱的短发。


分析师已经在决定好之后将自己挪到了沙发上,此时正饶有兴趣看着催眠师。

------------相触3


我的陷阱你是否一步一步踏了进来?


-----------


催眠师转身轻轻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的星空发了好一阵子的呆,大概在分析师快洗完的时候,才起身脱掉浴袍准备换睡衣。


催眠师做什么事情都是不紧不慢的,与分析师大相径庭,就在催眠师刚刚穿上睡裤准备穿睡衣的时候,分析师从浴室里出来了。


-----------相触4


我是故意的,亲爱的分析师。


-----------


搭档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我,提高了声调:“噢!或许某个催眠师妈妈可以帮帮我。”


我有些无奈,转身走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出来:“过来。”


搭档难得乖巧的走到床边背对着我坐下,没有吭声。

-----------相触4


我愿意照顾孩子气的你一辈子。


------------

搭档把手放在下巴上做出了平时的沉思状:“恩。有目标了。不过我邋里邋遢的样子也很少人看见好吗?我还是很吸引人的。”


回答完问题分析师迅速转移话题,但是好像并不成功。


“哦?有喜欢的人?谁?”催眠师眉头一挑:“你平时除了我还跟谁有接触?你不会说的你姐姐吧?”

-----------相触5


不可能啊,有谁能在我严防死守的情况下成功?


--------------


分析师用着轻松的语调:“你还不是没女朋友。”


催眠师到一旁的沙发上悄无声音的坐下,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嘴角轻轻勾起无声的笑了


催眠师缓慢地以一种不容置疑是的语调:“谁说我没有爱人?”


--------------相触5


有的,有一个,但不是女朋友,是爱人。独一无二的爱人。


--------------


催眠师以一种坚定的神色看着分析师:“我,有爱人了,我相信着他也喜欢着我,可能没有我深,但是我愿意等他,一起走向未来。”


------------相触5


未来的路,无论有多远,无论有多艰难,我愿携手一同度过,不抛不弃。


所以,请把手交给我。


我愿用我的生生世世发誓,汝是吾之挚爱,携手一生,至死不渝。



完。


后面是催眠师再后几张的每个片段的一些细节里的想法,回忆后面加的每句话是催眠师的。

好像还有一篇日常的番外,你们要不要?


相触5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关于人称的问题请看 http://相触2


注意:“我”是催眠师,“搭档”是分析师





游玩过后回到了诊所。


搭档伸了个懒腰,躺倒在了催眠用的大沙发上。


搭档:“或与偶尔出去游玩下也不错。”


我:“整天只待在自己房间里邋里邋遢的可不会有爱人的。”


搭档一下子坐了起来:“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怎么,有喜欢的人了。”搭档的情绪在那一瞬间有异样的波动啊。我打趣道。


搭档把手放在下巴上做出了平时的沉思状:“恩。有目标了。不过我邋里邋遢的样子也很少人看见好吗?我还是很吸引人的。”


回答完问题分析师迅速转移话题,但是好像并不成功。


“哦?有喜欢的人?谁?”催眠师眉头一挑:“你平时除了我还跟谁有接触?你不会说的你姐姐吧?”


“你怎么知道没有?确实有啊。”分析师小声嘀咕着。


我是没有和别人接触,那是因为喜欢的人就是你啊。分析师望着书架没有看催眠师。


自然就没有注意到催眠师拿着茶杯的手微微动了下,一点点缩紧,轻轻抬头看着分析师的背影眸中一道暗光一闪而过,随即就恢复了原状,一点点放松自己的手,把茶杯微微向分析师方向抬起。


“你的茶,喝一点吧,才回来喝点茶舒服一点。”催眠师降低了声音轻声的说。


分析师看催眠师没有紧抓着这个问题不放,稍稍松了口气,现在暴露还太早。


分析师用着轻松的语调:“你还不是没女朋友。”


催眠师到一旁的沙发上悄无声音的坐下,听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嘴角轻轻勾起无声的笑了


催眠师缓慢地以一种不容置疑是的语调:“谁说我没有爱人?”


分析师一下子抬起了头没能成功掩饰自己的惊讶:“不可能!”


抬头后分析师看见坐在对面的催眠师,催眠师嘴角勾起一个清小的弧度,眼中似乎很坦诚地与他对视,可是分析师却觉得催眠师的眼睛深不见底,根本看不见尽头,也看不清催眠师在想什么。


分析师突然迟疑了,原本他那么坚定地相信着催眠师没有女朋友,可是现在他迟疑了。


催眠师看见了分析师的迟疑,催眠师轻笑出了声:“呵。”这个将自己的情绪伪装的滴水不漏的搭档啊,终究还是漏出了马脚,显露了他的无措。


催眠师以一种坚定的神色看着分析师:“我,有爱人了,我相信着他也喜欢着我,可能没有我深,但是我愿意等他,一起走向未来。”


分析师心中涌出了巨大的恐慌:“你,你什么时候。。。”


催眠师打断了分析师:“很久以前。”


未开始的恋情这样坚决的被斩断,分析师不甘心:“你们在一起了?”


催眠师收回望着分析师目光,避开与顽固的分析师对目:“没有。”


分析师松了口气:“那他是怎么样的人?我帮你想想法子?”只要还没在一起就好。


催眠师看着手中的茶杯,茶杯中倒映出催眠师的模样。


催眠师似乎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他是个胆小鬼呢。察觉到自己的感情却没有选择面对,像个任性的小孩逃避了很久。就在最近,我想让他看清自己的感情,可是我等不及了,我等了太久了。”


敏锐分析师察觉到了什么,平和的提问,尽量不让自己的声音显得尖锐:“他是谁?”


催眠师:“是个感情高手呢,但那仅仅对于别人的感情,害怕面对自己的感情,他在逃避他不擅长面对自己的感情。爱吃零食爱和我开玩笑,爱财。”催眠师直视着分析师的眼睛不让他有丝毫逃离的机会。


分析师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或许那个人想要回答你了。”


催眠师把茶杯放下,带着一丝笑意静坐着等待分析师的答案。


分析师:“那个人想要一个永远的食物供应仓。”


催眠师一挑眉:“然后?“


分析师狡猾的笑了一下;“然后和那个人共度一生,不知面前这位先生是否同意?‘’


催眠师站了起来,走到分析师面前手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朵玫瑰:“是的。”


分析师接过果那朵玫瑰,瘪了瘪嘴:“俗,你真俗。”


催眠师不可知否的耸了耸肩。


分析师抬头看着催眠师:‘我们这是。。。在一起了对吧。”


催眠师没有说话,只是执起了分析师的手。


轻落一吻。






有点仓促,本来想要稍微细水流长一点,但是两个感情高手细水流长以我目前的写作实力还做不到,第一次写文嘛~慢慢来。之后还会有一篇关于催眠师的番外,和一篇应该算是日常的番外。

问个问题:

你们认为谁更刚一点?

相触4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关于人称的问题请看 http://相触2


注意:“我”是催眠师,“搭档”是分析师




静静的看着分析师走进浴室,关上了门。


催眠师转身轻轻坐在沙发上,盯着窗外的星空发了好一阵子的呆,大概在分析师快洗完的时候,才起身脱掉浴袍准备换睡衣。


催眠师做什么事情都是不紧不慢的,与分析师大相径庭,就在催眠师刚刚穿上睡裤准备穿睡衣的时候,分析师从浴室里出来了。


“咔噔——”


浴袍有些松垮的挂在分析师身上,露出大片雪白的胸膛,分析师一向十分随意,湿漉漉的头发还滴着水,擦也不擦就走了出来。


分析师有些散漫地走了出来转身却看见正准备穿衣服的催眠师,一下子愣住了。


听见身后的动静,我转过身:“洗好了?”


转身便看见搭档呆愣在原地的模样,我觉得好笑,这模样也是少有,把衣服穿上。


“怎么了?”我轻轻挑了挑眉。


搭档回过神来,颇为嫌弃的朝我撇撇嘴:“我都洗那么久了,你连个睡衣都没换好,越活越回去了。”


我十分诚恳的看着搭档:“你觉得一个洗了澡连那么短的头发都不想吹的人有资格说我吗?”


搭档孩子气的瞪了我一眼:“不想吹,我懒。”


搭档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我,提高了声调:“噢!或许某个催眠师妈妈可以帮帮我。”


我有些无奈,转身走进浴室拿了吹风机出来:“过来。”


搭档难得乖巧的走到床边背对着我坐下,没有吭声。


十分钟后。


我:“好了,去把睡衣换上,这里晚上挺冷的。”


搭档:“知道了,催眠师妈妈!”


站起来拿起睡衣跑向了浴室。


我笑着轻轻摇摇头。


浴室——


分析师略有些不甘心的咬了咬唇:“本来想让你看看美男出浴图,结果反倒被你给蛊惑了。”


分析师抬起手,把整张脸埋在手掌中:“完了,我完了。”


这可不行,亲爱的催眠师,只有我一个人这样,这可不行。


分析师恢复了平时接待客人时的模样,理智的甚至有点冷漠的。


这是个好建议,亲爱的催眠师,出来玩是个好建议,我找到自己感兴趣的东西了,让我。。。。。。得到他吧。


分析师勾起了嘴角,无声的笑了。




今天的有一点短。终于到周末了,整个星期做卷子,改卷子,评讲卷子,我的脑细胞都快耗光了。

哎,总觉得写不出我真正想表达的东西,抓心挠肺的,文笔表达不够,真的要哭死。想看看别人写的吧,催眠师手记的文又太少了,为什么会这么少,明明催眠师手记那么受欢迎o(╥﹏╥)o,我不管,我要粮!我要粮!太太们产粮啊!


相触3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关于人称的问题请看  相触2


吃了晚饭,回到了宾馆。


我:“怎么样,有没有放松一点?”


搭档看着窗外没有回头:“不怎么样。”


我:“可你今天一直在玩啊,不对,你期间基本上没看我,你生气了?”


搭档随手抓起了枕头,把脸埋在枕间,闷声闷气的:“没有,明天你去玩吧,我自己在宾馆里头。”


我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侧身想要正视搭档的眼睛:“好,那你有什么不舒服给我说,别一个人闷着。”


搭档抱进了手中的枕头,头埋在枕间说什么也不肯抬头与我对视,十足的任性:“我没事,你自己去玩,别管我。”


我:“你要知道,说一句让我信服的话你应该看着我的眼睛。”


搭档抬起手向我这边挥了挥·:“我没心思跟你玩什么看真心的游戏,我说没事就没事,瞎操心什么,你是我妈?”


我被气笑了:“你知道现在的你像足了一个任性的小鬼头吗?我是在担心你,你焉声焉气的还说自己没事,一看就是有事,不是不舒服就是心里有鬼。还不如说你干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从中午出去玩开始,你就不肯看我一眼。”


搭档听着平时脾气很好也很沉稳的我明显生气地声音,不情不愿的抬头,看着我认真的说:“我很好,就是好久不出来有点不习惯。”


我皱了皱眉,这明显不是搭档平时说话的语调和眼神,但也知道说了这么多基本无用。


我:“总之有什么不舒服一定跟我说,毕竟是我把你带出来的。”


搭档又把头埋了进去:“恩。”声音很轻很轻。


我叹了口气站了起来,拿起一边的浴袍:“是你先洗澡还是我先?”


搭档:“你先吧。”


我:“恩。”走向了浴室。


“咔噔——”是关门的声音。


分析师终于肯抬起头,深沉的眸子看着浴室好久。


转而低头看着手中雪白的抱枕。


该说不愧是催眠高手吗?明明我没有感觉他的视线,他却知道我几乎没怎么看他。所以,是被关注着的吗?


一时间不易察觉的甜蜜和翻腾而起的痛楚席卷了心头,分析师抬手攥紧了心脏。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可能吗?我喜欢。。。催眠师?


分析师愣住了。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竟然在我没有察觉的时候,催眠师的身影几乎侵占了我的生活的每个角落?


是了,分析师的生活孤僻到几乎只有催眠师的地步。


在方方面面都十分理智的分析师意识到了,这是不对的,不是说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是不对的,而是分析师清楚的明白,催眠师喜欢女人。


分析师从某一个角度来说是偏执的,但也不希望让自己所喜欢上的人痛苦。


分析师是很任性的,如同一个孩童,就算不伤害所爱之人,也想在这个规定之中得到那人与之相同的爱。


经过深思熟虑,分析师决定慢慢来,虽然这个感情高手在面对自己的感情开始时是有些无措,但终归还是有一套自己的方法。


“咔噔——”浴室门被打开了,里面冒出一股热气,催眠师从里面走出来。


白色的浴袍随意的穿在催眠师的身上,露出白皙的皮肤和精致的锁骨。


较为严谨的催眠师已经在浴室中吹干了头发,也因傍晚降临没有刻意去摆弄蓬松甚至有些杂乱的短发。


分析师已经在决定好之后将自己挪到了沙发上,此时正饶有兴趣看着催眠师。


是的,从分析师决定先按兵不动,被提前发现那就不好了,毕竟催眠师也对感情和情绪十分敏感,到那时理智的催眠师一定会斩断自己所有动情的道路,好让自己不掉进分析师的陷阱。


我走出了浴室就看见搭档懒洋洋的坐在沙发上盯着他,带着一些漫不经心,看见这样的他,不得不说我松了口气,因为搭档今天实在不正常,但虽说跟平时差不多,有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要说哪里,还真说不出来。


我:“恢复正常了?”


搭档不满的看着我:“我一直都很正常,下午只是有些不适应。”


我:“那就去洗澡吧。”


搭档站起来懒散的从我身边走过,走向浴室。

相触2

写文不精,ooc请见谅,先说抱歉


分析师抱着双臂缩在宾馆的沙发上,满脸的幽怨。


在沙发上的分析师盯着巨大的落地窗发呆了许久。


“咔噔——”催眠师推开厕所的门走了出来。


分析师被动静吸引转头朝催眠师看了过去,一脸嫌弃:“你这是什么装扮?”


催眠师穿着泳裤就走了出来,站在分析师面前。


(请原谅我的称呼转换)


我:“当然是去海滩的装扮,你也换上吧,既然出来了,就要出去玩玩。”


搭档:“不要,你要我在大太阳下像个白痴一样跑来跑去?”


我有些无奈:“是出来玩的,放松就要出去运动你这样在宾馆里放空大脑跟在家里有什么区别?”


搭档没有接过话茬,而是眯起了眼睛以一种审视的态度仔细的看着我。


我:“你这。。。。。。什么眼神?”


搭档撇了撇嘴:“啊,身材还算不错。”


我:“我也是在健身房里锻炼了那么久的。说这些有的没的,快换上跟我出去。”


搭档转开了脸:“不去,我没带泳裤。”


我:“我就知道,我带了的。”


随即我翻出了一条泳裤扔给他。


搭档看了手中的的泳裤好久,从沙发上起来走向厕所:“那就陪你去看看吧。”


(转换人称了啊,对了,虽然大多看过催眠师手记但我还是提示一下,“我”是催眠师,“搭档”是心理分析师。)


分析师走进厕所靠着厕所门轻轻闭上了眼睛。


回忆——


黑色的轿车在烈日中缓缓行驶着。


搭档把嘴里的薯片嚼得作响:“你说我感情障碍?我倒觉得我是认知障碍。”


我:“你谈过恋爱吗?”


搭档满不在乎的说:“有啊,不过没过多久我就失恋了。”


我心中瞬间掀起了波涛忍不住好奇:“为什么?”


搭档:“啊!因为家中阻止。”


我:“哦?真的?”


我十分好奇,却发现搭档在一旁捂着嘴巴。


哦,不用想了,瞎说的。


搭档朝我眨了眨眼:“你想听真的吗?”


我坐好了目视前方好好开车:“滚!”


搭档:“怎么才算。。。爱上一个人呢?”


我觉得好笑:“你帮助了那多人,帮他们明白爱,却自己都没弄明白?”


搭档认真地看向我:“说实话,我明白那种感受,明白怎样是爱,却很少亲自感受到。”


我想了想:“或许,当你抑制不住的想念一个人时,心里有了一个专门属于那个人的地方的时候就是你爱上他的时候吧。”


搭档若有所思:‘是吗?’


回忆完——


分析师捂住眼睛:“我好像有一点感受了,我的。。。催眠师。”


分析师发现自己的脑子里全是刚刚催眠师裸着上半身穿着泳裤的样子。


分析师莫名有些慌张和不安,因为他发现他在那一瞬间几乎抑制不住自己的渴望,想要与他的催眠师接触,想要紧紧地拥抱他。


分析师很少有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深呼吸几口气,他企图让自己平静下来。


分析师走出厕所。


我半开着玩笑:“换好了?身材不错。”


搭档看了我一眼又飞速的移开了,转身准备出门:“那是。”


我觉得搭档有些奇怪,想着可能是很少出门就没想那么多。


我走出门好笑的看着搭档往返方向走:“走错了,海滩在这边,出去就是。”


搭档转过身快步越过我,目不转睛的大步走向前。


我在后面跟着若有所思:“是生气了?可是生什么气呢?”


分析师走在前面来到海滩一头扎进海里,捧起海水拍在自己脸上,希望自己脸上的红晕能降些。


分析师暗恨自己没用,明明做好了心理建设却还是在看见催眠师的时候没忍住。


催眠师走了出来看着一头扎进海里的分析师有些莫名其妙。




我的一些唠叨还有关于人称的事(务必观看):

好了,我知道我的人称换得很快还有些莫名其妙,就是在催眠师和分析师没看到对方的时候我觉得用催眠师和分析师独处时用第三者的视角来看他们的心里想什么会更好一些,也更好感受,如果一直让催眠师称“我”的话,那么分析师的有一些想法就写不出来,要写的时候用“搭档”又觉得很怪,我这个人稍微有一点随心所欲,所以还请见谅,所以有时候人称转换的很奇怪,再次说一句,非常抱歉!

相触

我:“所以说你想结束了是吗?”


搭档颇为烦躁的皱了皱眉:“恩。”


我:“需要放一下假吗,我一直觉得你应该出去放松放松,你不应该整天窝在家里,这对你得抑郁症没有好处,事实上我觉你的症状更严重了。”


搭档:“你要知道,我最讨厌感情问题了,这东西让人无力极了。”


我:“可是事实你接触了很多这种案例,并且完成得很好,甚至还有很多人对你产生了移情。”


搭档:“所以我觉得枯燥乏味,这种令人头痛的东西我最讨厌了,让她别来了,大不了把钱退给她。”


我走到书桌面前,笑了笑,看着搭档:“你居然有一天会跟钱过不去,她快好了不是吗?我以为你会更温和一点,然后让她交了钱再离开。”


搭档抓了抓头发:“我真是受够了。她明天会再来,你去接待她,告诉她,她已经好了,让她滚蛋。”


我:“是吗?原来你已经看出来了啊,并且知道她已经快爱上你了,并每周都跑来诊所交钱,就为了看见你。”


搭档抬头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哦?看我笑话很舒服?”


我收回望着他的目光,把手中的棒棒糖递给他,岔开了话题:“我明天会跟她讲的。”


搭档接过棒棒糖,却只是拿在手上:“外面有什么好的?我不像你,喜欢天南海北的闯。”


我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搭档把话题绕了回去。


我认真的看着搭档:“你得试试。”


搭档孩子气地说:“那有什么好的。”


我有些无奈,事实上我一直都不是特别明白我这位有着异乎常人的直觉和推理能力的搭档到底在想些什么,纵使我们已经共事了好几年。


面对如此任性的搭档,我知道我得有耐心:“可你不去试试,你就不知道。还记得有个案子里你对那个和你很像的少年说的话吗?那些话说给他听又何尝不是说给你听?你不去接触,你怀疑和不安,所以你也没有办法让自己振作起来。等。。。”


搭档不满打断了我:“不对,我承认那个小孩和我很像,但我们也不一样,我还是经历了很多,我比他明白很多。”


我静静地听完:“但经历了那么多的你却对自己的抑郁毫无办法,也不肯听取我的意见,去外面看看。”


搭档沉默了。


我很少看见他不反驳我的模样,毕竟我说了不同于他的观点,他总有各种各样的方法说服我。


我叹了口气,像哄孩子一样开口:“你看,说到这里你就毫无对策。就出去看看,我和你一起,你要想要刺激的,我们去密室探险也行。不去太久,至少得在没有你感兴趣的案例出现之前打发一下时间,对吗?”


搭档:“那全程费用你出。”


我忍不住又叹了口气,真是什么时候都不忘记钱。


我:“好,我明天帮你把那个小姐的事情弄了,就关了诊所,你回家准备一下,后天我来接你。”


搭档:“去哪?”


我瞥了他一眼:“不知道,后天走再说。”






我有一些拖沓,把分析师拉出去玩就写了这么久,我有罪。